新课改背景下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对话的有效性研究(三)

新课改背景下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对话的有效性研究(三)


(本人的省级课题结题报告,摘要部分,请专家朋友指教)


 


(二)对实施有效对话教学策略的研究


2.指导学生与文本有效对话


学生与文本的对话,它是语文课堂教学的起点,也是归宿。要保证充裕的读书时间。读书,就是读者与文本(作者)之间的对话。古人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阅读就是要让学生充分地去读书,独立、深入地与文本(作者)展开对话,在读中整体感知,在读中受到情感的熏陶,在读中有所感悟和体会。课前要布置学生预习课文,自读课文并收集有关信息资料;在交流与对话之中让学生品读课文,在交流与对话之后让学生悟读课文。引导学生反复地读、深入地读;课后还要布置学生熟读课文,背诵积累。?


从操作层面看,实现与文本对话具体策略有三,一是动笔评点。二是对比体悟。三是问题引领。


1)动笔评点。评点,是研读文章的一种重要方法。评点的要义是对话,是交流,是再创造。评点作为对话,是读者与文本、与作者、与想像中的文本的其他读者的交流。文本肯定是对话的第一个对象,与文本的对话是构成其他对话的前提和基础。


评点就是与文本与作者对话,既可以是对妙词佳句的咀嚼,也可以是对语言风格的品味;既可以是对艺术佳句的评判,也可以是对思想内容的认识;既可以和作者探讨,也可以和文中人物共鸣,也可以和编者展开对话。通过评点,可以实现与文本的对话,因此,教师必须教给学生评点的方法。


评点的形式多样,在课本的页眉页脚作三言两语的解说是一种比较传统的方法,教学中可以予以示范,如《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点评本。练笔是点评的重要外延,练笔的基本形式是札记、读后感、评论、鉴赏等较为开阔自由的文体。让学生针对阅读文本进行不拘泥于形式的放松式写作,加上阅读的源头活水,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在与文本对话的评点中,要注意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实际上,在阅读中,作品的局部和整体是不可分割的,因为对整体的理解是建立在局部的基础上的,而且,从阅读的过程看,也是由局部到整体次第展开的。有时,一些看上去是局部的地方实际上关系到作品的全局,是理解作品整体的关键。


 评点时还要注意作者和编者以及其他读者,因为与文章对话的进一步就是与作者的对话。孟子讲“以意逆志”,意思就是说可以通过对作品意义的把握去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以《想北平》为例,由文章就会想到老舍,想到老舍与北京的关系,老舍为什么爱北京?为什么爱到了与爱母亲相提并论的地步?爱到了说不出的地步。这就是从文章过渡到作者了。还有,自己对文章的看法只是一己之见,因此,点评时应该想到别人会怎么看。这实际上就是与文章的其他读者展开对话了。


要实现有效评点,教师应当适时地进行引导和点拨。《语文课程标准》已明确指出,阅读教学是在教师指导下的学生自主阅读实践活动,学生阅读活动中具有自主性独立性,教师则起引导点拨的作用。叶圣陶先生有过这样一段话:语文老师不只是给学生讲书的。语文老师是引导学生看书读书的。一篇文章学生也能粗略地的看懂,可是深奥些的地方,隐藏在字面背后的意义,他们就未必能够领会。老师必须在这些关键处给学生指点一下,只要三言两语,不要啰里啰嗦,能使他们开窍就行。老师经常这样做,学生读书的能力自然会提高。所以,教师关键是首先明确自己的角色地位,然后首要的任务是把文本介绍给学生,促使学生直接面对文本,与文本的作者直接对话。这就要求教师在指导读书的过程中,有意识地启发学生去揣摩作者的写作思路,领悟、学习作者的感知方式、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及时的评价和激励是必不可少的。


平等的与文本对话,作出个性化评点,是与文本对话的最高境界的追求。


学生在与文本对话时要“站着独”不要“跪着独”。不管先贤还是名家,学生个体和他们的人格是平等的。只有平等地面对文本与作者,才会产生疑问,才会有个性化的阅读,才会创造性地阅读。朱熹说过:读书无疑者需教有疑,有疑者却要无疑,到这里方是长进。在阅读文本的过程中,学生可以在理解的内容上提出自己的疑问,可以对作者构思上的失误评头论足,对作者的遣词用语提出瑕疵……这些都可以诉诸笔端,可以局部点评,也可以整体评点。在评点时要鼓励学生提出不同意见,对作者与编者,都是如此。首先要立足文本,精读文本,先入乎其内,再出乎其外,这样才能把文章读活。可让学生写随笔、心得,写赏析、评论,这些都是和文本对话的深化,都是评点方法的延伸。


(2)对比体悟。品析体悟是实现学生与文本有效对话的抓手。引入对比,可以把评析体悟具体化,使有效对话成为可能。


着眼学生差异的对比性朗读。在阅读时学生有着各自的思想与见解,他们会根据自己认识问题的角度、方法、经验,对课文中事物进行再创造。因此,在读课文时,投入的情感和想象也可能不同,所以有必要在自由朗读的基础上加强对比性朗读。


同一学生前后几次的朗读对比。读得不好允许重读,给学生以创造成功的机会。相信学生能读得更好,激发学生的自信心。还可以有针对性地测试学生在学习不同阶段的朗读情况,及时给予评价。


不同学生或不同小组同一内容的朗读对比,在这个环节中教师通过具体的朗读指导,激发学生的竞争心理。一是鼓励学生互相挑刺,二是诱导学生发现其他同学的长处,三是激励学生勇于挑战。在这种民主、平等又互相激励的氛围中进行朗读训练,学生的朗读积极性空前提高,对文本的理解也逐渐进入了新的阶段。


当然,教师在引导学生开展评价时,要根据教学阶段的不同,提出不同的要求,如感知性朗读与感受性朗读,一个层次较低,一个层次较高,在要求上也要做到循序渐进。学生的知识水平有差异,理解程度有高低,评价标准也应因人而异。要注意激发全体学生的积极性。


着眼于语言的对比体验感悟。引导学生对文学作品的语言进行比较、推敲、品味,训练学生的语言感受力,以实现培养学生较敏锐的语感的目的。


对原文进行改写。有些作品思想较为深刻,学生在理解时往往能读懂它的字面意思,而不能深刻理解作者的言外之意,不能品味艺术语言的精妙。这时可以通过改写原文相关内容,引导学生比较其中的差异,从而领悟作者的思想感情。


郁达夫先生的散文《故都的秋》,作品表达了清、静、悲凉的意境,许多学生在阅读时由于时代的间隔,生活经验的缺乏,读不出清、静和悲凉来。为了让学生体会出文章里的意境,可以选择其中的一段进行改写。原文:“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改写: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异彩纷呈的芦花,想起钓鱼台袅娜修长的柳条,想起西山漫山遍野的红叶,想起玉泉万道金光的日出,想起潭柘寺来来往往的香客。原文中“芦花、柳影、虫唱、夜月、钟声”虽然没有过多的修饰,但这些形象本身就带有凄清的色彩,而改写后,“异彩纷呈的芦花”、“袅娜修长的柳条”、“漫山遍野的红叶”“万道金光的日出”、“来来往往的香客”等形象充满热烈的色彩,意境与原文完全不同。通过这样的比较,学生就比较容易地品味出原文的意境和作者的情怀。


对原文进行删减。 抓住一篇文章中语感因素强的地方,指导学生深入品味,揣摩语言的精妙之处,领悟语言的意蕴、情感和韵味,可以对原文中一些精妙的文字、词语、句子或语段进行删减,让学生在比较中阅读,往往能使学生迅速地把握作品深刻的思想。


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第三章有阿Q欺侮小尼姑的情节。学生初读这段文字,只对阿Q下流的行为感到可笑,不能深刻体会作者在这段文字里蕴藏的悲哀:欺弱怕强、愚昧麻木的国民劣根性的悲哀。在教学中我们让学生把原文中的“酒店里的人大笑了”和最后“哈哈哈!”“酒店里的人也九分得意的笑”这三句话删除,再与原文比较阅读。学生在比较中理解了作者的目的并不是单一刻画阿Q无赖流氓的嘴脸,而是要表现国民群体性的精神状态。学生也就深刻领会了鲁迅先生“揭示社会的病苦,以引起疗救的注意”的创作思想。
  变换原文词句。不同的词语表达不同的意蕴,不同的句子表达不同的语气、语势、情感;同一个词在不同语境里所体现出的情味也不相同。为让学生能更好地理解作者用词的精妙,强化他们的语言感受力,有时变换句子中的词语、句型,可以达到比较好的效果。如鲁迅先生的小说《药》里描写康大叔卖人血馒头的一段文字:“那人便焦急起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纸罩,裹了馒头,塞与老栓;一手抓过洋钱,捏一捏,转身去了。”这段文字绘声绘色绘形地刻画了“康大叔”这个刽子手形象。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理解作者刻画人物用词的精妙,可以把原文中一系列动词进行变换,以体会不同的表达效果。改为以下文字:“黑的人便拿过灯笼,一把撕下纸罩,包了馒头,递与老栓;一手接过洋钱,数了数,转身去了。”原文的一系列动词刻画出康大叔凶狠、蛮横、贪婪的本性,以及对人血馒头的交易轻车熟路的凶残。替换的一系列动词,动作的力度、强度、色彩上完全变了,既不能刻画出康大叔的个性特征,也不能在对比中揭示华老栓老实、软弱的性格。


着眼于提高审美评价能力的对比。在培养学生审美评价能力方面,灵活运用比较阅读的方法,不仅可以使学生对事物的认识更准确,而且可以帮助他们掌握基本知识、基本能力,提高学生对文学作品的审美鉴赏能力,提升了与作品有效对话的水平。


从不同艺术形象的比较中探求作者的创作思想。 作者往往通过创造典型的艺术形象,寄寓自己对社会、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引导学生比较不同的艺术形象,从艺术形象的时代背景、思想性格特征等方面进行比较,可以探求作者的创作思想。如《祝福》中祥林嫂和《雷雨》中鲁侍萍的比较;《阿Q正传》中的阿Q与《陈奂生上城》中陈奂生的比较;《宝玉挨打》中林黛玉与薛宝钗的比较,等等。任何艺术形象都是作者创作思想的体现,通过比较阅读,分析不同艺术形象的异同点,可以深刻理解作者的创作思想,提升学生思考社会、思考人生的思想认识水平,从而培养学生自觉的审美意识和高尚的审美情操。


从不同艺术手法的比较中领悟创作技巧。 通过比较阅读的方式,引导学生对文学作品的艺术手法进行比较赏析,可以丰富学生文学鉴赏的基本知识,并在比较赏析中提高文学鉴赏能力和写作能力。《祝福》中的祥林嫂,鲁迅是通过刻画人物的肖像,来揭示人物的命运变化,其突出的手法是“画眼睛”;《荷花淀》中水生嫂及一群农村妇女的形象,孙犁是以个性化的语言描写,来揭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其突出手法是生活化、个性化的语言描写;《边城》中的翠翠,沈从文是以细腻的心理描写,来揭示少女复杂的内心世界。通过对小说人物形象的塑造艺术的比较,我们可以引导学生理解小说塑造人物的技巧,并引领他们通过艺术手法及艺术效果的分析,迅速把握人物的思想性格特征和人物的典型性。


从不同艺术风格的比较中感受作家的个性魅力。 不同的作家,其创作风格也大不相同,这由作家本身的时代特征、思想性格和创作个性所决定。引导学生比较不同作家的艺术风格,可以让学生感受作家的个性魅力,使他们受到高尚情感的熏陶,形成自己高尚的审美情趣。如李白和杜甫这两位诗人的作品,我们可以运用比较法,让学生在理解和鉴赏诗歌的基础上,联系两位诗人的其他作品,比较他们的艺术风格,感受他们不同的个性魅力。李白在思想上带有明显的道家色彩,崇尚无拘无束的自由,蔑视权贵,在他的诗歌中充满神奇的想象,大量运用夸张,体现出气势磅礴的特点,即使写忧愁,也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充满浪漫的色彩。杜甫在思想上是典型的儒家情怀,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他的诗歌大量描写社会现实的惨状,抒发对国家命运、黎民苍生的忧虑,即使自己四处漂泊、衣食困顿,仍然为国家和黎民“凭轩涕泗流”,他的诗歌是典型的现实主义风格。


对比感悟的内容还有很多。如文章标题的比较,同单元课文的比较,不同体裁课文比较,思想内容的比较教学,课文与学生习作的比较教学,文章结构的比较教学,表现手法的比较教学等。


3)问题引领


目前,在教学中,许多教师过分强调学生的主体地位,过分强调学生的自由表现,导致课堂阅读教学中教师与学生对话随意,学生对对话感悟肤浅。这样的对话是低效甚至是无效的。要使对话更为有效,就得针对课文特点,研究和探索对话的有效策略。 


预设有效话题。文本总是蕴涵着作者与编者的深刻的主体意识。新课程理念要求课堂教学特别关注学生的发展。因此,在备课时更需要从关注学生发展的角度,精心预设语文课堂教学的“阅读话题”。“阅读话题”是指阅读教学中教师引领学生一步一步逼近文本中心意图的对话主题。因此,教师必须精心预设和建构高质量的阅读话题。因为它将直接决定着阅读教学中的对话效果。立足文本,建构话题。教材都是专家们经过多次去粗取精、高度浓缩,有些内容甚至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范本”。备课时,只有教师对作者的写作目的和编者的编写意图了解得透彻,才能从根本上把握教材的特点,提炼出“牵一发而动全身”阅读话题,提升阅读教学中的对话效果,提高阅读教学质量。在挖掘教材的同时,我们还得思考:如果学生已经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办;如果学生知之甚少,自己又该怎么办。也就是关注学情,建构话题。


重视学生主体性。语文课堂教学在本质上是以人为本的教学,教师应牢固地树立学生是课堂教学主体的思想。在课堂上,老师既然把学生作为对话者,就要给予学生充分的阅读时间,耐心地等待学生潜心会文,有层次地引领学生认真思考,深入感悟文本,并能灵活地调控课堂。教师在课堂中遇到能够即时生成的话题时,就要以自己的教学智慧去支持对话,并且顺势而导,使对话持续展开和不断优化。那么,阅读教学中的对话将更加和谐,更加涌动生命的灵性。在这个过程中,教师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做好工作。


耐心等待。当课堂上学生还没把课文读透时,有的教师就迫不及待地说:“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先来交流交流”。这样,其结果就使学生无话可说,或者讲得比较肤浅。因此,为了让对话更加精彩、更加有效,教师必须充分给足学生与文本对话的时间。在课堂中,只有保证有足够的时间让学生细致阅读课文,才能使学生与文本的对话走向深入,才能深刻感悟到课文内涵;在课堂中,也才能使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对话精彩纷呈,才能促进学生的语文素养的发展。


引领有法。课堂中,老师让学生充分地与文本对话后,学生有了自己的感悟,但往往由于受年龄、阅历、经验等因素的影响,此时学生对语言文字的感悟往往停留在感性层面上,这种感悟是浅层次的,不完整的。课堂里,教师作为学习主体的引领者,必须有效地把学生的思维引向深入:激其思、动其情、明其理、得其法,引领学生深切地感悟文本。


灵活调控。课堂中,“对话”不可能一切遵循课前的预案行进,它随时都有可能与课前预设不一致甚至矛盾的意外情况发生。教师作为课堂互动对话的调控者,应提高教学敏感性,充分挖掘课堂资源,调动课堂一切积极因素,充分互动,以促进有效对话。


及时反思提升。我们常常忽视课后认真地分析、反思自己的教学行为,忽视总结课堂教学的得失。其实,尤其重要的是,我们非常需要通过反思寻找自己教学中的不足之处。不断地改进教学方法,提高语文教学中对话的有效性,从而提高教学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