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元、渔工水师、士大夫……

郦元、渔工水师、士大夫……


—-中学语文教学研究现状琐谈


 


近几年,社会各界对中小学语文教学颇多微词,而语文教师也大喊冤枉:教师苦,语文教师更苦。现在,人们又把矛头直接指向中小学语文教学研究,认为研究空洞,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没有与时俱进,对教学实践无指导意义,应该承担责任。


平心而论,没有一个学科出的教研论文有语文多,没有一个学科出的教学流派有语文多。你说,没有研究吗?我突然想起了苏东坡写的《石钟山记》结尾部分的有关评说。


处于研究顶层象牙塔里的专家们,(我可没说是“士大夫”们)屈身亲自操刀上课者鲜有,到中小学探探课堂教学状况的是偶而为之。当然,这之后,夹杂着教育心理学理论的文字滔滔而发,教育、引导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语文教师。殊不知,专家们来听课,从校长到教师诚恐诚惶,惟恐有疏漏,悉心准备,精雕细刻,在同一班反复试讲(这有个说法,叫“磨”)。老师要提的问题学生已背熟,学生要提的问题也是经老师推敲过的,上课形同演戏。再说座谈汇报罢,这年头,谁会说不是呢?傻瓜也不愿让领导专家不开心。最高明的招数是找这些专家的文章读读,座谈汇报时引用一番,称颂一番,并故作谦虚地说“在实践着您的理论。”还真的说到专家的心窝理去了!专家们不是去探过了石钟山—–课堂了么?东坡老人说:“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实。”


其中也不泛真诚研究的同志。走遍大江南北,听了数以百计的课(腰酸背疼),阅读了成堆的关于母语教学的文字。有了丰富的理论功底,有了这么多的个案,当然也就有了大块的文章:数据、经典理论、独到分析,洋洋洒洒 地成为研究成果。(评高级职称肯定嫌多,扬名更不在话下。)也有从管理学中找一些“系统”“信息”什么论的,反正是新名词套着的一堆话儿,黑压压占据着各种报刊的版面,唬弄得人不敢睁眼。有一些教师,苦苦“探索”,学生考试的分数有几回第一,又有几篇作文发表、获奖。这时,该同志显山露水了。领导们来捧场,理论界来总结,——教学“法”啊“派”的便纷纷登场,被推广……。文章自然有资格可以成为铅字,指导别人去学啊、模仿啊。不过这些同志很快会脱离教学岗位,专职研究,越研究越理性。据笔者调查,有8%的语文教师读这些理论类文章(有些是因为要写上缴的总结)。这其中还有教师不凭良心地说:读了之后是一头雾水。《水经注》对石钟山的有关说明文字有400多,东坡老人家还说人家“言之不详”,这“不详”是不详细、不具体,还是不清楚、不明白呢?


大量的各级语文教研员该最有发言权了!与语文教师接触最多,听课的机会也很多,正如东坡所说“目见耳闻”,该不“臆断”语文教学了呢(说明:这些同志观点见于报刊杂志的机会也不太多,原因不详。)!他们一心想用真切而实在的研究指导着基层的语文教学。而某县主管教育的领导要全体教研员给教师们上一节示范课。教研员们稍有为难后,就信心十足走进课堂,又踌躇满志走出教室。面对每一个步骤都有理论依据的课,学生们呢,要原老师重上一遍呢。学生的这种不买帐,真有点不象话。或许原任课老师们已给学生思维定势了。还有,许多被教研员称赞的一致叫好的课,学生不认同,教学效果也不尽人意。笔者也上过一次自我感觉良好、同行们评价较高的一课,在下面做学生的儿子回家后却说:这算什么课!还有呢,有的教师的课“中”听,稍微懂一点教学的领导也喜欢,于是常常作为示范课,让人们去观摩,尽管教学实绩不理想。此时,我们不知是跟着坡公“叹”还是“笑”。


再说,第一线的语文教师也应该负起教研重任吧!可在分数压顶,分数论英雄的时代,只好就参考书教学,就考卷形式上课。对一些问题的结症是肚里明白、心里清楚,却正如那些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熟视无睹,似乎没有研究意识,也没有研究兴趣。其实一线教师的研究最有说服力,可为什么“知而不能言”?没有研究兴趣肯定不是与“教”俱生的,没有研究时间也是不对的。笔者调查过几十所学校的几百名语文教师,原来他们刚工作时有只言片语的见解,以及某些方面的心得体会,虽新鲜、生动、有创意,但不会用专家的理论印证,不会用格式化(不敢说是八股)文字表示,到了评委或编辑的眼里,显得有点小儿科了。发表不可能,获奖没有份。碰壁几次,灵感的火花泯灭了,思考的习惯没有了。不写也罢,徒增笑料。于是慢慢从“知而不言”进入“知莫能言”的境界。当然,我要“批评”这些老师,你缺乏持之以恒的精神,缺乏适应性,你为什么不写合乎专家口味的文章呢?或者不管是否合乎教学规律,只管超常规大胆地写,或许会作为“创新”文章受到青睐。整个语文教学研究缺乏鲜活的个案后怎么办?你看专家们的文章,理念多着呢。只不过支撑观点的是“严密”的推理和陈旧的或假想的例子。比如说“雪融化了,变成什么了?”几乎被创新类文章一用再用,再再用。“严密”的推理就是用理论证明理论,证来证去,苍白无力,正如于漪所说:“语文学科理论的贫乏,导致理论不能有效指导语文教学实践,最终导致语文教学实践的徘徊不前,甚至倒退”


东坡在令人“心动”“大恐”的森然黑夜勇敢地闯进浩淼的鄱阳湖后才“知”石钟山得名的原因。语文教研的专家学者们,若能到教学一线闯个一、二年,和普通的语文教师同甘共苦,让分数折磨折磨,或许能知真谛,或许更有发言权,或许能研究出语文教学效率差的原因了(不知有没有这个气魄)。教研员们也壮胆下“湖”去,到普通学校边上课边总结边研究边指导,我想,这样研究的结论或许有说服力,有真正的指导意义(不知有没有这个胆量)。到时候,世人也就不会把语文教学质量低下的帐上到研究者的头上了。


又,苏轼心惊胆颤夜探得出的结论,后人认为“说法也是错的”。唉!


 


 

《郦元、渔工水师、士大夫……》有2个想法

  1. [b]行走在语文教学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前沿的文章,罕见,难得1问候作者![/b][quote][b]以下为温举卫的回复:[/b]
    谢谢[/quote]

发表评论